聖召小故事

迷上頑皮的天主

迷上頑皮的天主

文/劉倖貝修女 我的聖召故事說來奇妙,竟跟我的領洗主保聖女羅撒(St. Rosa)大有關連。如今想來,我還懷疑是否在領洗時,天主就和我的主保聖女偷偷做了個約定,決定和我玩個小遊戲,引導我走上修道...
聖召之路

聖召之路

文/黃豔青修女 人生總有很多的目標和渴望,而我選擇修道生活,是一件完全在人生計畫之外的事。 到偏遠鄉間懸壺濟世 隨著成長的蛻變,在19歲時,我已經決定了未來的人生方向。依稀記得那一年的暑假,因著好奇而答應同學的邀約,參與協助社福團體舉辦的活動。在那次的經...
來看看吧

來看看吧

文/阮垂草庄修女 家庭是聖召的搖籃 「莊稼多,工人少」這句話在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,並不懂它的意...
我願成為獻給耶穌的新鮮玫瑰花

我願成為獻給耶穌的新鮮玫瑰花

文/許惠萍(Ari)修女 回顧聖召路程,我真的由衷感...
一顆感恩的心

一顆感恩的心

文/張智蓉修女 信仰承自外婆 我的信仰源自我的外婆及母親。外婆在領洗前,有民...
躲在水塔裡的女孩

躲在水塔裡的女孩

文/陳淑慎修女 就是想當修女 記得國小三年級時,我每天最渴望的就是閱讀《國語...
那平靜微笑的背後

那平靜微笑的背後

羅慕燕修女的故事/劉倖貝 編寫 來到台北會院,你...
來!跟隨我

來!跟隨我

文/林竹妹修女 十來歲時,有一次在彌撒中,神父苦口婆心、不斷強調耶穌對我們每個人發出邀請,要我們捨棄自己、拋下一切,勇敢地跟隨祂。那時我聽得很入神,也把神父的一番話聽進去了,不過我只知道要跟隨耶穌,卻不知道用什麼方式跟隨祂。而這句「來!跟隨我!」確實訂下了我的終身⋯⋯ 常常有年輕人問我:「修女,妳是幾歲時去作修女的?」我都會回答:「你們還在唱寂寞的十七歲,還在叛逆的青春期,我已經做了我一生的決定,就是用修道生活的方式跟隨耶穌。」而我得到的回應都是:「哇!那麼早喔⋯⋯」 我的聖召路程很平凡,但在背後默默扶持、鼓勵我的媽媽,以及一直替我照顧父母的弟弟和弟妹卻是不平凡的;因為有他們,我才能在聖召路上勇往直前。我排行老大,家裡還有一個弟弟和三個妹妹。在貧窮家庭裡,老大通常要幫忙分擔家計,但就在那時我做了人生的決定—進入聖保祿孝女會;我告訴媽媽,但看到的是媽媽為難的臉色,媽媽說等妳大一點再說...
為什麼一定要去當修女

為什麼一定要去當修女

文/大羅撒修女 談了三夜,最後一夜回屋時,媽媽問我:「你們到底在談什麼,每天談到那麼晚?」我突然問媽媽說:「我去當修女,好不好?」 「不可以!我說不可以!」媽媽好像被我嚇到了。 爸爸要我們幾個小孩一定去上要理班,但我對背那些一問一答的東西真是反感。直到有一次在上完要理班,我們幾個小孩鬧著副本堂老神父玩後,他帶我們去吃點心,並參觀神父的辦公室和藏書館。「哇!」我們驚訝地發現這裡居然...
我要成為傳教士

我要成為傳教士

文/王珠麗修女 聖召的起源 3歲時,有位傳教士問我:「妳長大後想做什麼...
尚在母懷中,祢就是我的託庇

尚在母懷中,祢就是我的託庇

文/余寶麗修女 若要講述聖召故事,我與《聖詠》七十一篇的作者有著相同的心情,我可以肯定地說:「我自從在母胎中,就仰賴了,尚在母懷中,就是我的託庇;我全心的希望,時時寄託於!」(詠七一6)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更意識到天主在我身上所行的愛的計畫,祂自母胎中就陪伴我直到今天,祂的忠信從不曾間斷過。 我的家庭與童年 我在八個孩子中排行第六,家中以務農維生,有很深厚的宗教信仰。我的叔叔是慈幼會神父,我的一位姑姑是教區的修女。 我的童年生活總是離不開學校與教堂。我們的本堂是「恩寵之母」聖堂,如同家中所有的孩子一樣,從小母親就把我奉獻給聖母,並特別祈求聖母的助佑。母親教導我的是以耶穌和聖母為敬禮核心的簡單信仰,把各種需要都交託給聖母。 我們的本堂神父是個好牧人,他不只學問淵博,也能針對教友的需要來提供協助,例如農忙時幫忙種田收割,或是為堂區的孩子們補習功課,而堂區的牧靈工作更是不遺餘力。他以身作則極力推動聖召,在他擔任本堂神父期間,有不少的青年受...
天主的無限慈愛

天主的無限慈愛

文/龔瑪利修女 我的聖召故事是天主無限慈愛的故事。我無法了解為什麼天主召叫了我,我的父母、兄弟姊妹和親友們,同樣也為我選擇修道生活而感到驚訝。 童年時光 從小我的父母就鼓勵孩子要成為一位好基督徒,熱心參與堂區的各種活動及組織,我們成長的環境都以教堂為中心。我的父親在郵局工作,母親是全職的傳道員,負責管理教堂內外的大小事,甚至是幫助較貧困的修士們募款,籌措學費。 難忘的回憶 小的時候,最令我難忘的...
馬槽引領我入保祿孝女會

馬槽引領我入保祿孝女會

文/黃素玲修女 直到19歲以前,我沒想過當修女。我家住台南,按台南的禮俗,媽媽早早就為我準備嫁妝,偶爾我也會拿起金戒指、手環戴在手上,幻想自己穿上婚紗,成為美麗新娘的那一天。 我在家排行老二,是家中的獨生女,上有一個哥哥,下有兩個弟弟,出生在三代同堂、民間宗教與天主教混合的家庭。我出生不久即受洗,聖名大德蘭。媽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,但身為傳統家庭的媳婦,媽媽不敢反抗公婆,只能在教會的大節日帶我們小孩子去聖堂,而其他的主日天是不能自由去聖堂的。 親吻小耶穌 我記得小時候過聖誕節總是興高采烈的,...
喜樂的天使

喜樂的天使

紀念馬嘉彬修女/余寶麗修女 編寫 「願天主賜福妳、報償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