尚在母懷中,祢就是我的託庇

文/余寶麗修女

若要講述聖召故事,我與《聖詠》七十一篇的作者有著相同的心情,我可以肯定地說:「我自從在母胎中,就仰賴了,尚在母懷中,就是我的託庇;我全心的希望,時時寄託於!」(詠七一6)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更意識到天主在我身上所行的愛的計畫,祂自母胎中就陪伴我直到今天,祂的忠信從不曾間斷過。

我的家庭與童年

我在八個孩子中排行第六,家中以務農維生,有很深厚的宗教信仰。我的叔叔是慈幼會神父,我的一位姑姑是教區的修女。

我的童年生活總是離不開學校與教堂。我們的本堂是「恩寵之母」聖堂,如同家中所有的孩子一樣,從小母親就把我奉獻給聖母,並特別祈求聖母的助佑。母親教導我的是以耶穌和聖母為敬禮核心的簡單信仰,把各種需要都交託給聖母。

我們的本堂神父是個好牧人,他不只學問淵博,也能針對教友的需要來提供協助,例如農忙時幫忙種田收割,或是為堂區的孩子們補習功課,而堂區的牧靈工作更是不遺餘力。他以身作則極力推動聖召,在他擔任本堂神父期間,有不少的青年受感召去當神父。

二哥的聖召

在本堂神父的培育之下,我的二哥決定進入慈幼會。為父親而言,這是一項很大的考驗,他多麼渴望我的大哥與二哥能早點和他一起分擔養家的責任。但在本堂神父與母親的支持下,我的二哥便進入了慈幼會。二哥晉鐸之前,發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─他放棄修道,決定回家。還記得父母是在吃晚飯的時候告訴我們這件消息,當時我的心中非常驚訝,並且有一道強烈的聲音說:「如果我去修道,我不會回頭!」我體驗到天主對我們家有一個特別的計畫,而我們必須去完成。那時我才國小五年級,從沒想過要當修女,我只渴望行善、幫助別人。

初中時,我每天必須走二公里半的路去學校,若是在下雪的冬天,走路上學是非常困難的事。堂區有一位保祿會的修女,不知是因為常在上學的途中遇見我,還是因為看到我每天都參加彌撒,所以她便向我的父母提議說:「為何不送她到阿爾巴的保祿修女會,那裡可以讓女孩一邊讀書,一邊考慮聖召。」這事讓我非常難過,我不想離家也不喜歡住校。母親強烈反對這項建議,但是本堂神父和父親則認為,在修女那邊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與培育。最後,父母同意讓我到那裡學習。

入保守時領受會衣(左二跪下者)

阿爾巴的聖保祿孝女會團體

我習慣鄉下的好天氣、有機食物與自由的生活,我不習慣關在建築物裡,每天按照時間表過日子。但是漸漸地,會祖的話語吸引了我,那時候他還活著,也會定期訪問團體、講道及帶領避靜。團體的家庭氣氛是快樂的,修會的印刷廠與裝訂廠工作也讓我很感興趣。因此,我決定申請從學生的團體轉入望會生的團體。

後來修會給予特別許可,准我在19歲發願。我感覺到這是一份特別的恩寵,同時心中也有點猶豫,我真的會忠信到底嗎?我對耶穌說:「我還那麼年輕,只有依靠的忠信,祈求作我的擔保人!」直到今天,我才了解這個祈禱的深刻含意。的確,天主至今仍是我忠信的擔保。唯有天主可以幫助我們忠信到底,人只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的。發終身願之前,我面臨了嚴重的危機:我為何要當修女呢?是因為我很年輕就入修會,或是受二哥的影響?天主真正召叫我嗎?

重新選擇

我改換便衣繼續讀書,重新面對修道的抉擇。感謝長上與許多姊妹的支持,無論我的選擇是什麼,她們都尊重。我經歷一段痛苦與黑夜的時期,但這也是一個成長的機會。特別的是,在這為奉獻生活重新做選擇的時期,天主以無限的慈愛,讓我遇到一個心儀的對象。他喜歡音樂,在本堂司琴,有著深刻的靈修生活,而且非常愛我。我深深地體會到,若不選擇奉獻生活,我可以跟他分享彼此的生命。

辛苦分辨一年之後,仍然無法得到一個結論,所以我到隱修會做幾天的避靜,考慮各種生活的可能性,但無論選擇那一種,都無法滿足我的心。我體驗到天主賜給我一切,但我呢?我給祂的是次要的、微小的!到底要給天主什麼,才能夠使內心感到滿足呢?我突然明白,只有還給天主所賜給我的寶貴禮物,我才能心滿意足,那就是將我的愛與自由奉獻給祂。這樣的領悟與決定,帶給我無比的喜樂和戀愛的經驗。從那天起,我開始度奉獻生活,如同戀愛般的生活,不再只是守本分。

我的逾越節

經過生命的黑夜,進入圓滿的生命與喜樂後,我申請在1972年的復活節宣發終身願。發願幾個星期後,總會長在給全體修女的信中提到,她需要19位傳教士,請有意願的姊妹們主動答覆。我心中體會到我有責任答覆,因為我選擇了這個家庭,在家庭有需要時,我不能袖手旁觀。但是我想我不會被選上,因為不久之前,我還懷疑著自己的聖召。

傳教士的禮物

令我驚訝的是,我收到了總會長的來信,她邀請我在祈禱中分辨是否願意到台灣。分辨之後,我就答應了,因為許多次我沒想到的,天主都已為我安排好,幾個月後我離開了義大利。

事實上,東方並不吸引我,因為那兒與我的思想和我活潑的個性不合,但是天主及長上比我自己更加了解我。的確,來到這裡後,我什麼都喜歡:台灣的風俗習慣、食物、音樂、藝術、書法⋯⋯37年之後,我深深地體驗到這是天主給予我最大的禮物。在這裡,每天都能找到刺激我學習與自我奉獻的動機。我所學到的比我付出的多更多,我學習擴大胸懷來擁抱這個世界,因為每位傳教士都隨遇而安,世界各地都是他的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