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主的無限慈愛

文/龔瑪利修女

我的聖召故事是天主無限慈愛的故事。我無法了解為什麼天主召叫了我,我的父母、兄弟姊妹和親友們,同樣也為我選擇修道生活而感到驚訝。

童年時光

從小我的父母就鼓勵孩子要成為一位好基督徒,熱心參與堂區的各種活動及組織,我們成長的環境都以教堂為中心。我的父親在郵局工作,母親是全職的傳道員,負責管理教堂內外的大小事,甚至是幫助較貧困的修士們募款,籌措學費。

難忘的回憶

小的時候,最令我難忘的是五月聖母月,因為我們本堂有個名為「五月的花朵」的傳統。小孩子在這個月每天都會獻花給聖母,並向她祈禱。由於堂區的小孩子很多,但奉獻的花常常準備得不夠,為了要有花可以奉獻給聖母,我跟我最要好的朋友清晨四、五點鐘就起床,跑到自家的花園、學校或是鄰居的花園去採花。我相信天上的慈母時時看顧著我們。

祈禱是聖召的準備

我們家每天都會念玫瑰經和其他的禱文,為許多的意向祈禱,並求天主賜給教會更多的神父和修女。天父一定聽到了我父母的祈禱,因為在本堂有許多青年當了神父、修女,我則入了聖保祿孝女會。天主預備了我的聖召,讓我在沙爾德保祿會修女辦的學校念書。修女教導我們在上課前,先到聖堂拜訪聖體龕內的耶穌,因此,我養成了習慣,不只是上課前拜訪耶穌,也在聖堂內讀書。修女教我們唱的一首歌,成為我整個生命的目標直到今天:「看哪!每一個行為,願是對耶穌愛的表現。願我所做的一切都化為愛。親愛的耶穌我愛!願我所有的一切,化為我對愛的表現。」

天主為我安排了一切

一年夏天,兩位保祿會修女來到我們居住的島,那時是五月,在得知修女要住在我們家時,我高興地跳了起來。母親陪伴修女們拜訪家庭,有時我也陪伴她們到村莊更偏僻的地方去訪問。雖然修女只停留一個月,但讓我很感動,因為她們常常微笑與祈禱,清洗自己的衣服,雖然使徒工作很辛苦,但她們好像都不會累。修女們離開前,給我一份修會的簡介,問我要不要作修女,我只以微笑代替回答。

幾個月之後,我寫信給她們說:「我想當修女。」我相信那兩位修女離開之後,一直為我的聖召祈禱。修會一年內就接受我入會,我與另一位小姐到馬尼拉接受陶成。發初願之後,為累積經驗,我到分院做牧靈工作:在書局服務,拜訪家庭、學校及醫院等等,偶爾也幫忙募款。有時我們一整個月都在外面做使徒工作,沒有回去修院。我記得有一次是坐卡車到我們要去的地方,因為當時沒有其他的交通工具可以搭乘;還有一次,我們不知道河裡有鱷魚,提著包包正要涉水過河去拜訪家庭,有人問:「修女!妳們不怕鱷魚嗎?」那時我們才知道,那條河有多麼危險。

在團體及使徒工作上所遇到的喜樂、痛苦與考驗,我都藉著祈禱交託給天主。我時常回顧入會的動機,年長修女的榜樣、她們不懈的祈禱,以及對我們年輕人的耐心,這些都觸動我,並給我往前走、不放棄的力量。

發終身願之前,長上請我們寫封信,表達將來是否願意接受派遣到別的國家傳教。我在信上表達我對天主的旨意與長上的安排完全開放,無論天主或長上願意我做什麼、到哪裡去,我都樂意接受。

發終身願之後,總會長寫信給我,要我到澳門去。雖然心中對離開我所屬的團體感到不捨,但我接受這個安排,並且相信這是天主的旨意。於是我與Domenica修女到馬尼拉準備出國的文件,並且開始閱讀有關澳門的書籍。六個月後,我們離開菲律賓,但是目的地由澳門改為台灣,我們不知道改變的原因。離開菲律賓時,心中非常難過,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離開所愛的祖國。

國際性的團體

台灣的聖保祿孝女會是一個國際性的團體,有三位義大利修女、兩位日本修女、十位菲律賓修女,還有一些本地的望會生與保守生。兩星期後,我們開始在「輔大語言中心」學中文,學習中文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。我們每週只上課兩天,其他的日子有三天去拜訪家庭;當時台灣有許多的美國人、日本人及一些為美軍工作的菲律賓人。我們讀書的時間很少,原本希望能多讀一點中文,打好中文底子,再從事使徒工作,可是天不從人願,因此對於修會如此安排並不容易接受。但是聖堂聖體龕旁的話語安慰了我:「不要怕,我與你們同在,我要從這裡照耀。」

後來長上要我學開車,而我的教練卻只會講台語,常雞同鴨講,增加不少學習的難度。在筆試時,因為我的中文能力有限,所以還請了一位翻譯念考題給我聽。我相信是天主的恩寵與我們會母從天上的幫忙,使我通過汽車駕照的考試,那天也正好是我的生日。

登上美軍軍艦

在高雄時,我有一個難忘的經驗,我與另一位菲律賓修女上到廿六艘美軍軍艦拜訪。那時美軍正在越南打仗,他們的船都停泊在高雄港,將所需的物資運上船,但很不好意思的是,輪到修女們登船時,也需要軍人背著我們上去。我們帶給他們英文書、月曆、聖物及聖誕卡等等。另外,在軍艦上為了安全,我們不管到哪都有兩名軍人陪同,連上廁所也不例外,所以在船上我們不敢喝太多水,免得上廁所時很尷尬。

拜訪結束後,警察告訴我們不准再上到軍艦去。也許是一些生意人見到警察或美軍讓修女們登船,卻不讓他們到船上做生意,而不高興地向警察反應。不過感謝天主給我們這個經驗,因為這些美國人很大方,在蓋新莊的修院及培育本地修女的經費上給我們許多資助。

雖然使徒工作很忙碌,我更善加安排晚上的時間,閱讀會祖與會母的書、深入要理及聖經、閱讀聖人傳記、聽音樂、週末觀賞電影⋯⋯來加強我的知識和語言能力。

宣發終身願十年之後,長上給我及我的同伴六個月的時間回到菲律賓參加講習。在講習結束之後,我重新分辨是否願意回到台灣服務,有一位耶穌會神父幫助我分辨,也鼓勵我回去,雖然在台灣遇到不少困難,但都是寶貴的經驗。由於台灣有很多菲律賓的外籍勞工,因此我回台後,也開始幫忙為他們製作廣播節目。

感謝天主的慈愛及眾人的祈禱

我的傳教經驗各方面都很豐富,但現在年齡越來越大,體力日漸衰弱,無法再像從前做那麼多的事。我體會到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,每天我都準備好與天上導師—道路、真理、生命的基督相遇。為了愛、為了祂的光榮、個人的聖化、拯救人靈、為本地的聖召,並為許多人經由傳媒而聽到福音的訊息,我已將整個生命奉獻給天主。

我的修道生活實在充滿了天主的恩寵、仁慈與愛。我非常感激修會的長上及共同生活的姊妹們、神師,以及我的父母、家人、親戚和朋友,他們在我的修道生活上,不斷為我祈禱並給我鼓勵。

感謝天主給我力量,使我忠信於保祿會的生活及使命,幫助我善度奉獻生活:每天熱切祈禱、默想天主聖言、閱讀聖書、朝拜聖體、參與彌撒。我為所得到的豐富恩寵,讚美天主。願耶穌導師、諸宗徒之后瑪利亞、聖保祿、煉獄裡的靈魂及護守天使,每天領導我走向天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