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樂的天使

紀念馬嘉彬修女/余寶麗修女 編寫

「願天主賜福妳、報償妳並保佑妳永遠快樂。」

2005年3月24日,在台灣服務長達17年的馬嘉彬修女病逝於義大利的Albano醫院。馬修女那總是帶著微笑、坦率灑脫的神情,和她聰慧的眼神,不時在我們的腦海中浮現;我們常常想起她,尤其是她的兄弟姊妹與朋友,在她過世多年後,仍經常提起她。

馬嘉彬修女(Sr. Gabriella Marcazzan)1944年4月17日出生於義大利東北部的維羅納(Verona)城。她在充滿信德、愛、互相尊敬與接納的天主教家庭中成長。她是老么,前面有九位兄姊,而她追隨三位已先入會的姊姊們(加大利納修女Sr. Caterina、菲德莉卡修女Sr. Fiderica和德蘭修女Sr. Teresa)也進入了聖保祿孝女會。1965年12月7日,她在阿爾巴入會,從那時起「喜樂的生活」便成為她一生的座右銘與寫照。以下是她對聖召的回顧。

生命與愛的召叫

大約是在我六、七歲時,有一天忽然很想翻翻大哥若瑟(Giuseppe)房間裡的書,那時他正在修道不在家,所以我毫無畏懼地進入他房間,以滿足我的好奇心。其中有一本書談到亞巴郎的聖召,並附有一張美麗的圖畫,亞巴郎站在滿天繁星下,「亞巴郎!亞巴郎!」天主召喚著他。我心想,這是多麼神妙的事,天主竟然對人說話!這一幅圖畫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。

待我年紀稍長去辦告解時,本堂神父有時會給我一些默想的書,記得當我讀到耶穌受難的故事時,淚流滿面。12歲那年,我告訴媽媽,我也要當修女。那時母親還不到50歲,就面臨空巢期:哥哥若瑟和菲德利寇(Fiderico)已經在修道,有個姊姊回歸天鄉,加大利納、菲德莉卡和德蘭入會當修女了,現在我又想離開家!所以媽媽說:「嘉彬,妳還太年輕,至少等妳完成國中學業再去吧!」

叛逆的心

就讀師範學院時,我不再考慮作修女,也不想離家,甚至為有三位當修女的姊姊感到尷尬。我考慮結婚,希望有很多孩子。修道對我而言,似乎是非常單調乏味的,但我又不能肯定地說:「不!」因為在我內心深處有種強烈的念頭:願意承行天主的旨意,並等待天主讓我能更清楚地看到祂的旨意。我那時覺得「想當修女」的念頭,並不是天主在召喚我,而是受到我三個姊姊的影響。如果她們選擇結婚,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嫁個好男人。總而言之,我很難做出決定!

母親覺察到我內心的猶疑不安,她告知哥哥菲德利寇神父有關我的事,並要我自由地去做我認為最好的選擇。聽了媽媽的話,我的心情感到非常輕鬆,好像又活過來了。後來,一位叫弗郎克的年輕人要我當他的女朋友,而這卻帶往了意想不到的發展。

在對弗郎克的愛情中,重新燃起了我對天主的愛。雖然心中明知婚姻生活不適合我,但我還是執意繼續這段感情,直到弗郎克決定進入修道院。那段期間我流了很多眼淚!我恢復自由了,但是如果我現在決定當修女,別人會怎麼想?而且,我怎麼回到天主前,並對祂說:「我的夢想都破滅了,所以我決定再回到身邊。」我的驕傲阻止我這麼做。

主!我在這裡

姊姊菲德莉卡修女回家探親時,我鼓起勇氣告訴她:「我內心感到很空虛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」她回答說:「嘉彬不要為將來擔憂,天主每天都會幫助妳。」一週後,我答覆天主說:「主,我在這裡。」從那時起,我的生命徹底地轉變,宛如由黑夜轉為白晝。我告訴本堂神父這個決定,他勸我再等待三個月,也就是等梵二大公會議結束後再說。三個月後,我回去找本堂神父,請他代為轉告我的家人我想入會的決定,那天晚上八點,本堂神父告訴了我的家人這件事。

隔天一早,我就到阿爾巴入會去了。大姊加大利納修女是修會負責陶成的導師,她非常愛我,每晚都會來床邊為我蓋被子。我有很多傷處需要被治療,有很多空虛之處需要被填補。我將過去的夢想拋在腦後,並捨棄一切。慢慢地,天主改造我,使我重新再站起來,祂實現了我所有的夢,且持續不斷地愛著我。

為傳教而開放的生命

後來馬嘉彬修女在羅馬完成初學,並於1969年6月30日誓發初願,她體驗到:「天主愛的是原本真正的我,我意識到內心獲得了自由,也體認到我是屬於這個保祿大家庭。」發完初願後不久,她便被派遣到日本傳教。1975年馬修女回到義大利準備發終身願,當時她有一個很深的體認:「會祖的神恩對我們這時代而言,是天主給的一個禮物,我也發現會祖交付給我們的大眾傳播工具如此的寬廣,是無窮盡的財富。」宣發終身願後,馬修女又回到日本,在東京的二個百貨公司和聖依納爵聖堂內的書局工作,傳播天主的福音,這兩個場所是與多種文化交流之處。

要融入東方文化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是她從不沮喪氣餒,並在一封信上寫道:「我在這裡得到許多的經驗,但重要的是天主教導我偕同祂一起受死而復活。在我心深處,我已準備好接受天主安排的一切。為我而言,聖保祿孝女會是最好的修會,我喜愛這個修會的精神、使徒工作、勞動、可安排性、樂於助人、喜樂和寬廣的普世觀⋯⋯感謝天主將我派到日本,我也很高興地再回到那裡,天主的愛與助佑使我能平靜地面對未來。」

1981年馬修女被任命為台灣區會長,續接兩任之久。她非常負責地擔下這個使命,她說:「在台灣我學會分辨什麼是生命中最主要的事,我變得更自由。我熱愛生命、花和香水,我凡事講求快速,所以每一天我必須訓練自己要有耐心。在使徒工作上,我經常且持續不斷地夢想,要把福音傳達給所有的人⋯⋯『不是我為天主工作,而是祂替我工作。』」區會長的任期結束後,她到羅馬葛麗果大學進修神學並完成學業,然後回到台灣,先後在高雄和台中擔任團體院長。

罹癌—主賜新生命

1999年,馬修女在義大利度假時,被診斷出得了胃癌。她將生命的這個新階段視為「恩寵的時刻」。年底時她寫道:「我從未想過生命竟有如此的改變,我對所發生的一切和從天主那裡所接受的,充滿了喜樂與感謝。我覺得就像收到了第二個生命的恩賜,並渴望圓滿地將它生活出來,尤其是更親近天主。願天主永受讚美,祂用最好的方法告訴我祂的愛。」

2000年馬修女以感恩之情說道:「我有一個新的且功能良好的胃,天主實在是慈悲和愛人的主。我再次充滿喜悅並欣賞自己,也欣賞我所在的每一處,以及我所做的⋯⋯我學到很多,並且渴望在深度上、在與天主的共融及在使徒工作上都更加成長。

我了解到對天主而言,最重要的不是我的工作或是我的夢想,而是我的生命。生病那段時間,我有更多機會去研讀和學習更多的語言。我感到天主不僅實現我的夢想,而且給予的比我所想的更多。

幾個星期前,我開始思索死亡,希望它不要來得太快,因為此刻的我熱愛生命,它也為我帶來喜樂。我曾多次向天主表達渴望活下去的心願,但是我也告訴祂,如果這是祂的旨意,那麼我已做好準備!」

最初幾年,馬修女的病情控制得不錯,2004年後病情急速惡化,她寫道:「我感到平靜、平安,並且充滿感激。為這39年的奉獻生活:我要永遠不停地感謝天主,祂藉著兄弟姊妹及一些愛我的人,帶領我到今天。」「好像天主特別樂意讓我高興。」2005年3月24日聖週四下午,馬嘉彬修女在天使的帶領下,被迎接到天鄉光榮的筵席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