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召之路

文/黃豔青修女

人生總有很多的目標和渴望,而我選擇修道生活,是一件完全在人生計畫之外的事。

到偏遠鄉間懸壺濟世

隨著成長的蛻變,在19歲時,我已經決定了未來的人生方向。依稀記得那一年的暑假,因著好奇而答應同學的邀約,參與協助社福團體舉辦的活動。在那次的經驗裡,我看見了在這世界上有一群人,一輩子需要旁人的關照,當父母年衰老去時,他們仍是父母無法放下的重擔;而我,有能力照顧自己,即使父母不常在我身邊,倒也能讓他們放心。從那次經驗的觸動,我萌生了不結婚的念頭,願意一輩子以自由之身,往需要的地方去為需要的人服務。看似籠統而又模糊的目標,卻在心中留下堅定的意念。

現實常無法跟隨著目標走。一次又一次的考試失敗,我心裡還是不願意放棄,無法捨下也不甘於就此放棄藥師執照考試,心中仍掛念著偉大的夢想:「等我考上後,就要奔赴偏遠鄉間去救世濟人。」但在現實的環境中,我不斷地在工作與學業之間忙碌著,年紀漸長,也開始明白自己的有限。就在此時,出乎意料地考上在職二技,雖不是期待的執照,我仍視為上天的眷顧,懷著回報的心,開始聽道理。

成為天父的女兒

慕道期間,我學習參加主日彌撒,雖然不懂,但是如飄流浮萍的遊子之心,漸漸地找到了安歇與寧靜。第一次參與聖週禮儀時,在遷供聖體的那一刻,那種不願與耶穌分離的愛慕之情,使我在生活中開始關切與耶穌的親密關係。保祿書局則成為我尋寶的地方,它充滿著天主聖言的臨在。聖女小德蘭的《回憶錄》裡,表達「愛」是平凡生活中的一切;德蕾莎修女的《一條簡單的道路》,在字裡行間反應出對人的尊重、關懷和愛。我不斷地思索,渴望如她們一樣「全心、全靈、全意」的奉獻。

2001年4月14日,是一個別具意義的日子,在耶穌復活前夕的隆重彌撒中,我懷著渴望與興奮的心情,領受了入門聖事。對我來說,這代表著真正屬於耶穌,是天父的女兒,並願祂悅納我為祂所做的每一件事。生活中的一切,在注入信仰之後,完全不一樣了。我意識到天主在我內、我是為誰而做,並願盡力做好每一件事,不管成功與否。在祈禱中,我學習放下,放下那盡了力但仍無法通過的藥師執照考試;學習交託,將每天的生活放在耶穌手裡;學習分辨,分辨想當修女的念頭是來自剛領洗的熱誠,還是真心全意地愛唯一的耶穌。

在聖保祿孝女會答覆耶穌愛的召叫

領洗二年後,我在法蒂瑪聖母的紀念日,成為聖保祿孝女會的望會生。當時的我不僅不清楚聖母為什麼有這麼多名號,對教義、聖經的認識也還很淺,為什麼會選擇修道這條路,而且還進入一個以大眾傳播媒體來傳揚福音的國際性修會?只因為願意回應耶穌在我內心「愛」的邀請。「我說:『我主上主,我還太年輕,不會說話。』上主對我說:『你別說:我太年輕,因為我派你到那裡去,你就應到那裡去,不要害怕,有我與你同在。』」先知耶肋米亞蒙召的故事,鼓勵猶豫不決的我,給予肯定的力量,願意勇敢地答覆耶穌愛的召叫。

25歲以前的我,從來沒有想過會認識耶穌、領洗,甚而渴望成為修女。雖然我的父母都是教友,常看見或聽聞他們熱心於教會活動,但卻沒有引起我對信仰的興趣。天主的作為真是奇妙,祂讓考試的意外,引導我接近祂。祂本不需要我的回應,來彰顯祂的光榮,但祂卻觸動我的內心,想要尋求並更加認識祂,而來到滿溢天主聖言的保祿書局,使我在文字中看見了祂,願意為祂告訴世人,祂是愛的泉源。

從「我」到「我們」的服務

有限的我,也許說不出動人的道理,也無法到天涯海角去傳福音。但是天主的愛藉著文字與音樂,跨越了時空的障礙,「往普天下去」撫慰受傷的心靈,帶給人新生命,使我相信傳媒的價值,能讓天主的能力在其中運行。天主修正了「我」想去偏遠鄉間救世濟人的夢想,祂將這個「我」擴大成「我們」。祂讓我在一個度奉獻生活的團體中,以無遠弗屆的媒體將福音擴及到世界各個角落,一起為天主的國來臨做見證。

回顧修會豐富且充實的生活中,有很多情況是入會前沒有想過的,但耶穌對我的愛恆久不變,祂帶領我走過每一天,學習藉著與每一位修女在生活的喜樂中,彼此歡笑;在挫折中,彼此扶持;在困難中,彼此祈禱。團體生活的彼此包容,使我們在使徒工作中能彼此合作。現在,我仍然在進行式中學習答覆天主的每一個邀請,期盼自己能不間斷地答覆天主:「是,願照祢的話在我身上完成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