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看看吧

文/阮垂草庄修女

家庭是聖召的搖籃

「莊稼多,工人少」這句話在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,並不懂它的意思。但是在生活中,卻可以看到及意識到神父與修女的人數實在少得可憐。「天主的使徒是那麼缺乏,那我長大後,要去當修女。」從此,這個念頭就一直深刻在心中。

我生長在一個老教友的家庭裡,又有許多親人是神父及修女。所以在這樣的家庭中,當孩子想走奉獻生活的聖召時,自然會受到父母的鼓勵和支持。將每個孩子奉獻給天主,也是作父母在祈禱中的渴望與期待。我長大之後,雖然知道奉獻生活的路並不好走,會遇到很多的挑戰。但我仍選擇忠於我的聖召——當一位修女,將自己奉獻給天主並為祂工作,因為這是我一直在祈禱中的等待與渴望。

有許多人告訴我的父母說:「她還年輕,還有很多選擇。還是她被男朋友拋棄了,才會衝動地想去當修女?你們要勸勸她啊!為什麼讓她走這條路呢?」感謝天主!我的父母很慷慨,不但不反對,反而更加支持鼓勵我,並為孩子的聖召祈禱。

選擇修會

在分辨要度奉獻生活後,我開始思索進入哪一個修會比較好,無論在本堂服務、教書,或到幼稚園教導孩子⋯⋯這些我都喜歡,但是還有哪個修會的傳教服務工作是更寬廣的呢?例如可以用「大眾傳播媒體工具」,透過它將天主的好消息傳遞到遙遠的地方及生活的各個角落,讓人們可以在生活中聽到、看到福音。

有一天,一位神父向我提到一個修會,那是在台灣的聖保祿孝女會,他簡單地介紹這個修會的使徒精神等等。由於這個原故,讓我想更進一步認識這個修會。但是台灣在哪裡呢?好像離越南很遠的樣子!我從沒在地圖上看過。它到底是在什麼地方,是怎麼樣的國家,說什麼語言⋯⋯在我心中有許多的疑問。後來才知道那裡說的是中文,但是我不會該怎麼辦?於是我寫越文給台灣的保祿會修女,修女收到信後請人翻譯,然後用中文回信給我,我在越南再請懂中文的人翻譯給我聽。我希望更進一步認識這個修會,於是就決定去台灣看看。

宣發初願時的情景

耐心等待

這時又有許多人跟我說:「在越南沒有修會了嗎?妳對聖保祿孝女會根本不熟,也不知道她們是怎樣的修會,不如就去妳認識的修會,這樣會比較保險。為什麼要到那麼遠的地方去?聽說那裡沒有飯吃,只吃饅頭等等。」雖然父母也很擔心,但並不反對我的決定,他們說:「這是妳的聖召,妳去看看吧!如果覺得不適合,就回來。」

對我而言,作為天主的使徒,無論在什麼地方服務,是國內或國外都沒有區別;只是害怕自己做得不好,遠離了天主。只要誠心誠意地依靠天主,努力學習,天主的恩寵與許諾就不會落空。天主臨在每個地方,並沒有種族、膚色、國家⋯⋯的分別。

準備的過程花了很長的時間,而且來台之前需要經過好幾道手續,光是最後一份文件就等了好幾個月,台灣那邊遲遲沒有回應。當時幫助我的神父沒有耐心再等下去了,就對我說:「妳還是放棄這個修會好了,我再幫妳介紹其他的修會。」我回答神父說:「我們再等一個禮拜,如果沒有消息,我就放棄去看那個修會。」我想是天主聽到了,隔天神父很高興地打電話告訴我:「有好消息,修女回應了,可以準備出發了。」

另一個家

離開越南到台灣那天,神父對我說:「妳去看看!如果覺得不適合,一年後可以回來,我已幫妳買了回程的機票。」我回答神父說:「好!」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國家到另一個國家,心情很複雜。心裡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父母說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這時卻說不出口。我覺得自己好像要永遠離開父母,再也見不到他們了,心中覺得很對不起⋯⋯這時候,心裡有個聲音對我說:「孩子!妳沒有離開父母,他們也一樣不會離開妳,他們永遠都在妳的心中陪伴著妳。」

抵達台灣的會院時,修女們剛好正準備吃晚餐,我很高興地與每位修女打招呼,雖然語言不通,但好像彼此都懂得對方在說什麼,而且這個地方讓我感覺到自己好像已經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了,就像從未離開自己的家一樣,所有的事物都讓我感到熟悉。

隔天是聖召節,教區在228和平紀念公園舉辦聖召活動,我跟著修女們一起去參加。到了那裡,我只能以微笑回應所遇到的人,因為我想他們應該不懂越南話,而我也聽不懂中文。後來去上課學習中文之後,我可以說一點點的中文,但每天的對話都會讓我們的修女們捧腹大笑,例如:妳嗎好(妳好嗎)、媽媽我(我的媽媽)⋯⋯

聖保祿孝女會是一個國際性修會,與不同國籍和文化背景的修女們一起生活,非常多元化。我們一起努力,彼此扶持,按著修會的神恩,以聖保祿為榜樣,活出他的使徒精神,在各方面為天主的光榮而服務。雖然在生活和牧靈使徒工作上,遇到不少的困難與挑戰,但我仍謹記耶穌說的話:「不要害怕,我天天與你們同在。」我相信有挑戰才會有成長,也讓我更依靠天主的德能,將一切都奉獻給天主,學習把生活中的一切化為祈禱。

耶穌說:「來看看吧!」這個邀請,如同聖經中耶穌對那位門徒的邀請一樣,我也跟著來看看,並住下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