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願成為獻給耶穌的新鮮玫瑰花

文/許惠萍(Ari)修女

回顧聖召路程,我真的由衷感謝天主對我的愛的邀請,給予我恩寵和勇氣答覆祂的召喚。回顧這段歷程,我的內心充滿了感恩和喜樂,並深深體驗到天主在我身上的救恩工程,是祂大能的手時時扶持我、帶領我,使我一步一步歸向祂,走向這條尋求祂的道路。

我的家庭與信仰陶成

我來自高雄教區,家鄉在屏東縣武潭村,靠近萬金聖母聖殿附近的村落。我的家共有五個人,有爸爸、媽媽、姊姊、妹妹和我。我的媽媽是教友家庭出身,雖然她對教會的要理懂得不多,但是她很虔誠,信仰非常堅定。因此,全家在她的影響下,一個個都成為教友。
小時候我除了主日去教堂外,平常在家裡媽媽會教我祈禱,為生活大小事感謝天主。媽媽是培育我、影響我的信仰非常重要的人,尤其是培育我從小與耶穌建立親密的關係。也許是這個原故,媽媽說我小時候非常喜歡參加彌撒,喜歡親近耶穌,而且彌撒時總是喜歡坐在最靠近祭台的位置,安靜地等到禮儀結束才離開聖堂。

重新回到天主的家—教會

在我10歲那年,父母為了我們三個小孩的教育,全家搬遷到高雄鳳山居住。當時來自鄉下部落的我們,來到陌生的城市中生活,過著幾乎自我封閉的日子。因此,約有五年我們沒有進聖堂,只繼續在家中保持我們的祈禱生活。直到有一天,妹妹認識了一位教友同學,她的媽媽帶領我們回到教會。

我至今仍記得當時我15歲,是我五專一年級,也是我生命中第一次面臨重大壓力、十分灰心沮喪焦慮的時候。在那寒冷的聖誕夜裡,在回到教會的那一刻,我一踏進聖堂立即感動得淚流滿面。在整台子夜彌撒中,我久久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,因為內心有無法形容的喜樂和感動。我深刻體驗到自己如同走失的小孩,找到家、回到家,感覺到心中有股無法形容的平安和力量。

宣發初願時的情景

生命的轉捩點—與天主相遇的時刻

對我來說,五專的求學生涯,是我生命成長的轉捩點,也是我和天主相遇非常重要的時刻。這段時期,我面臨了許多現實生活的考驗和挑戰,讓我非常恐懼不安,內心也常感到痛苦難熬。此外,我們家也在這時突然遭遇了嚴重的經濟問題。當時痛苦又十分無助的我,唯一的希望就是投靠上主的懷抱,並尋求上主的幫助。所以,我常常真誠熱切地祈禱,祈求天主的帶領和陪伴,而仁慈的天主也一次又一次地帶領我面對生活的困難,使我深切體驗到祂對我的愛,並且得到深刻的出谷經驗。我經驗到天主在我的身上行了奇蹟,把我從深谷中救出,帶領我到青綠的草地上,這是我與天主深刻碰觸的生命經驗。

在這深刻的經驗後,我的生命價值觀漸漸改變了,我逐漸對過去的喜好不再感興趣,而將生活的重心轉向天主。我開始渴望認識耶穌,喜歡閱讀聖經和有關耶穌的書籍,並渴望認識教會的要理。我對天主的愛有深刻的體驗,因此我也非常渴望能以愛還愛,讓許多人和我一樣經驗到天主的愛,所以我開始積極參與教堂的活動和服務。

等待天主的聲音與幫助

畢業後,由於經濟問題,我放棄繼續升學的機會,選擇參加國家公職考試,以實現父母對我的期望。但在準備的過程中,我越來越清楚這並不是我想要的,所以我很快放棄了公職考試,並勇敢地向媽媽坦白我想當修女的渴望。當時我20歲,一向順從父母、不敢違抗的我,第一次勇於向媽媽表達自己的想法。而十分疼愛我的媽媽在聽到我的渴望後,非常難過和憤怒,因為這個決定對她來說如同晴天霹靂般來得太過突然,她從沒想過我會有修道的念頭,所以強烈反對我的決定。與媽媽激烈的爭吵後,我十分難過地發現,要媽媽同意我的想法和決定,真的非常困難。當我冷靜下來思考,我也開始懷疑並害怕自己想當修女只是一時的衝動,而不是天主的召叫,於是我暫時放下這份渴望,選擇先工作並繼續分辨聖召。因為我相信,若是天主要的必定會實現,所以我選擇耐心等待天主讓我看到記號,並常常祈求天主幫助我越過這個紅海。

透過聖保祿孝女會更親近耶穌,成為天主台前的玫瑰花

在我開始工作和分辨聖召的階段中,我很高興有機會在高雄書局認識聖保祿孝女會。我第一次到書局時,修女們很積極地邀請我參加每月的小姐祈禱活動。而當時最吸引我的就是和修女們一起朝拜聖體,祈禱中與耶穌親密地在一起,常使我體驗到耶穌對我愛的召喚。其次吸引我的就是會祖雅培理神父,許多次我都被他的話語感動。另外,我抽空去書局幫忙時,看到修女們的使徒工作是用書本、音樂、影像等大眾傳播媒體把耶穌傳給人。透過聖神的工作,以及各種出版品等福傳工具,有機會接觸許多不同層面的人,讓更多的人藉著這些出版品的內容,以及修女們的服務認識耶穌,這是一個很有意義,又能迅速福傳的方法。

在這三年的等待和分辨過程中,我內心雖然很渴望跟隨耶穌,但是有時候我會陷入矛盾和猶疑不定。我覺得自己還年輕,還有許多的理想渴望去實現,但要忍痛割捨自己所愛的一切並不容易,我尤其捨不得離開我的家人。而正當我內心徬徨,不知該如何作決定時,有一位修女對我說:「Rosa,妳想送耶穌新鮮的玫瑰花?還是快要凋謝的花?」她的這句話,使我突然領悟自己就是那朵新鮮的玫瑰花,我要趁年輕燦爛的時候,把自己奉獻給耶穌。

就在這時,我再次經驗到天主的救恩工程,祂使媽媽從強烈的反對者,轉變成積極的支持者,而爸爸也在萬般不捨下,支持了我的決定。在2001年的2月25日,23歲的我,終於正式進入聖保祿孝女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