躲在水塔裡的女孩

文/陳淑慎修女

就是想當修女

記得國小三年級時,我每天最渴望的就是閱讀《國語日報》的副刊,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文章,是關於一位修女為孤兒服務的故事。那位修女的愛心深深地印在我內心深處,讓我很受感動,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一樣。這是我對修女的第一個印象,但當時卻不知道修女和天主教有什麼關連。直到長大後遇到了真正的修女,才發現和我小時候看到的圖畫很類似。我問那位修女要怎樣才能成為一位修女。修女問我,妳是不是天主教教友?我說,不是。那妳得先作教友,才能作修女。這是我和天主的初識。

兩年以後,我成為天主教徒。我內心對作修女的那份渴望還沒有消失,我尋找修會、參觀修會,認識每個修會的宗旨、特色⋯⋯我一心只想作「修女」,如同我小時候看到的修女那樣,那麼有愛心地照顧孤兒。

發願時的情景

躲在水塔最安全

我父親是虔誠的佛教徒,我的家族中沒有人信天主教,我受洗成為天主教徒,已經讓家人十分震驚,作修女對他們來說,那更是不可思議了。我不知要如何對一向嚴肅的父親表明我想作修女這件事。時間一天天過去,我渴望成為修女的心越來越強烈。有一天,我毅然決然隻身去了台北的聖保祿孝女會,之後再向家人寫信,表明我渴望作修女的點點滴滴。這下可不得了,震撼了全家人,父親一氣之下追到台北會院,要將我帶回家。我很怕被押回家,直覺就是躲起來,心想,如果父親找不到我,就會自動回家。所以,情急之下,我就爬上會院的最高點—水塔,躲在裡面,結果所有的人都找不到我。決定跟隨主的心堅定不搖,這是天主賜予我的力量,但同時帶來的是磨練和信德的考驗。

初期的培育生活為我處處是新奇,每天都沉浸在祈禱的氛圍裡,早上起床、鋪床,在全體的祈禱聲中開始新的一天,到了晚上就寢前,也是在共同祈禱中結束一天的生活。是那份單純的愛,以及願意為主奉獻的心志,引領著我走向基督。

台東離高雄有多遠?

每週一次的「敲門傳福音」拜訪家庭,是修會早期傳播福音的方式。我們兩人一組,帶著書和聖經,深入每個家庭、公司、商店⋯⋯向人們介紹基督信仰與價值觀。我們時常遇到渴望認識天主的人,引領他們接觸教會;也從中找回迷失的小羊,報告給鄰近的本堂多給予關照。我們相信傳播媒體—書、卡片、CD、影片⋯⋯具有相當大的說服力,因此,我們善用這項工具,努力傳播天主的福音。

既然成為聖保祿孝女會的修女,也要具有聖保祿的冒險精神。25年前的一天,只見過兩次面的曾建次輔理主教正好來到高雄,我告訴他想到台東去傳教,他表示歡迎。那一年的暑假,我們就展開了為期一個月的台東傳教之旅。第一次去台東,不知道台東離高雄有多遠,曾主教說:「由小港機場旁的那條路一直走,經過楓港,入大武山,下來就到了台東知本。」那時,我剛被調派到高雄,不知道台東是那麼遙遠,真的是在山的那一邊。我們照著曾主教的指示,開到了小港機場,進入了沿海路,就開始一路問人「這裡離楓港還有多遠」,然後再一路問到了台東知本,我數了數,總共問了33位路人。我們從早上十點開到了下午五點半,終於到了台東知本。一路上雖然緊張、害怕,卻也信賴天主一定會帶我們安全抵達目的地。

也許我們的信德尚待考驗。隔天我們到了台東市,一切就緒準備拜訪家庭。中午時刻我在排隊買便當時,一位軍人騎著機車從旁衝了出來,說巧不巧,剛好輾過我的腳板,我大叫一聲,路人都圍了上來,看我的腳有沒有斷掉。我向天主說:「這才第一天,就要讓我在這裡安息嗎?還是要給我一點考驗?」那個阿兵哥帶我去看醫生,照了X光,確定骨頭沒有問題,一切都OK。後來的傳教過程就很順利了。

有一天在路上遇到一位外國人在買青草茶,我和方修女正要進去拜訪老闆、向他介紹書籍,但那個外國人說:「修女,妳們等一下到我的地方來,我要買書。」我們說好,就一路跟著他跟到教堂,那個外國人買下了我們全部的書,原來他就是白冷會的吳若石神父。

福傳心火熱無比

在神學院讀書的階段,每年期末考結束,我們就整裝前往嘉義教區,展開拜訪家庭、醫院及堂區書展等牧靈工作。有一天我們在虎尾的若瑟醫院書展,一位警衛來和我聊聊,問了一些有關天主教信仰的問題及疑惑,我向他推薦《天主教的信仰》一書。他買了,後來他也去慕道,領了洗,整個人變得真的很喜樂。透過各種機會與各樣的人接觸,我的信仰也因而成長;我學著讓天主在我內工作,勉勵自己成為一根彎曲的竹子,謙卑近人,傾聽人內心的呼聲。

在書局服務是另一種修行和福傳的方式,需要有敏銳的洞察力和聆聽的心,觀察來書局的客人,給予最適當的服務。天主召叫我,同時也給我恩寵來裝備我,在書局服務這個使徒工作上,天主賜給了我一副靈敏的耳朵和很好的記憶力。在台北書局服務時,有一次,一位八十多歲的阿婆要給一位神父買祭披,問我什麼顏色好。那時接近復活節,我就建議她買白色祭披,當作復活節禮物,阿婆聽了很高興就買了。過了三年,有一位客人打電話到書局說,想為神父買一件祭披,但不知道挑什麼顏色好?我問她要買給哪位神父,她答說幾年前買了一件,現在想再買一件。我立刻問她是不是那位淡水的阿婆,她又驚又喜,很訝異我竟然還記得她。我說:「上次妳買白色,這次可以買綠色祭披,平時都用得到。」

在台北書局服務期間,我也交到一些好朋友。故陳雪昭女士生前在台北電信局工作,她每天從中壢通勤到台北上班,常來去匆匆趕火車。有一天她進來書局幫一位修女買書,臨走前她說:「這裡有這麼多好書!我下次要來慢慢看。」我說,歡迎妳再來。過不久她真的來了,我向她介紹了一批書,她從中挑選一些。之後,她每個月總會進來兩三次,但都是匆忙來去。有一次,我告訴她:「我們有基本訂戶的方式,妳要不要參加?」她馬上接受並填上基本資料,那一天是1994年3月5日。她偶爾經過書局都會進來和我分享收到書和看了書的感受。(雪昭,很高興認識妳,謝謝妳參與了我們修會的使徒工作,現在妳在天上繼續為我們的使徒工作代禱,謝謝妳!)

美夢如今成真了,但這不是童話般的夢幻,而是一步一腳印,是主耶穌引領我走過台灣頭到台灣尾,上山下海,效法聖保祿堅毅不拔的福傳精神,為一切人成為一切。